注册

轻资产模式下,消费金融的“帕累托最优”何解

2021-04-06 10:04:06 和讯名家 

科技,是比规模更难逾越的分水岭

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发展,消费金融行业仅凭规模驱动利润的模式已经成过去式。科技对行业的影响日益加深,尤其是去年疫情的到来更加速了行业对业务模式的反思,如何实现更“轻”却又更长足的发展模式?如何在更“轻”的模式下却可收获更大的效能?消费金融行业亟待思考的问题不仅是变“轻”,而是在变“轻”的同时如何平衡投入与回报的“帕累托最优”,赢在远期未来。

01

何为“帕累托最优”

帕累托最优(Pareto Optimality)也被称为帕累托效率,最早由意大利经济学家Vilfredo Pareto提出,指资源配置的一种理想状态,这个理念被广泛应用于企业管理当中,目的是思考如何获得资源和效益的“全局最优”,而非“局部最优”

众所周知,大多数行业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下,发展初期主要靠“规模驱动利润”,行业供应链的各环节(合作方)都企图自身的利益最大化,这容易导致商业链条中出现“局部最优”,而非“全局最优”。

这一逻辑放到单个企业发展中来看,同样适用。很多企业在快速发展的早期都有创造利润的“核心业务”,却容易在一段高速增长期后掉入“中等规模陷阱”,如果不及时调整资源配置并寻找新的增长动能,将会很快面临竞争力下滑,发展乏力等问题。

眼下,对于经过十年快速发展的消费金融公司而言,如果满足于现阶段的规模和利润,距离“局部最优”“中等规模陷阱”也就不远了。而有准备的企业早已开始调整资源配置,不再执着于追求账面的规模和利润,而是加大科技投入,并以科技为“底座”打造更“轻”的更“开放”的商业模式,在现有的资源基础上寻求远期未来的“帕累托最优”。

02

“帕累托最优”何解

那么,消费金融的“帕累托最优”何解?我们可以看到,过去一年虽然考验重重,但不少头部企业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交出答卷。也许还不完美,但我们已可窥见一些趋势。

“规模、营收和利润,并不是我们追求的唯一目标。”在马上消费金融董事长赵国庆看来,长远的稳健发展,比短期冲规模重要;全局的利益,比把某一业务的做到局部最优重要。

这并非借口或在解释什么,因为即便受到疫情影响,马上消费金融(下简称“马上消费”)在2020年的规模、营收和利润其实并未掉队。据公开数据,马上消费去年注册用户已达1.2亿,交易额突破2000亿元,实现净收入76亿元,净利润超7亿,依然稳居行业前列。

但正如赵国庆所说,以贷款规模为主的“局部最优”并非马上消费的目标,马上消费在科技研发的主动投入仍在逐年加大,5年多的积累下来,“开放平台”成效初显,To B服务收入与息差的距离正在日益缩小。

“贷款类业务并不是消费金融公司的全部,支撑消费金融公司发展的底座是科技,我们公司‘开放平台’的收入完全是来自科技服务能力,这是我们追求的‘第二曲线’。”赵国庆对周观新金融透露,预计到2021年底,马上消费“开放平台”的收入占比或将上升至40%,明年之前或可与自营贷款类业务做到“平分秋色”。

目前,马上消费To B科技服务机构数量已经超过100家,合作机构超过200家,场景方200余家,覆盖消费场景达百万个。马上消费以“自营+开放平台+金融云”为核心的数字轻资产商业模式已成雏形,这也是马上消费在科技能力的基础上,给出未来商业模式的“帕累托最优”解。

在未来的几年,我们甚至可以预见这样一种表现:在马上消费的年报中,贷款余额及其贡献的收入企稳,甚至稳中有降,科技服务收入占比逐年上升,甚至跑赢自营信贷收入。

“没有能力的利润,我们并不想要。”实际上,早在2019年,赵国庆就曾对周观新金融提及未来发展路径的构想,规模暴利从来不是目标,科技才是真正的持久战。

如今,这场持久战的分水岭,正在行业中显现。

03

科技,是比规模更难逾越的分水岭

我们曾经在《复盘2020|消费金融十年拐点:出圈or出局》中分析过,当市场环境发生重大转变时,决定企业能否及时做出调整的最强“后盾”是科技能力,而不是市场规模。在疫情中度过的2020年,就是最好的见证,有些“市场规模”的表象下是“积重难返”的商业模式,而有能力的科技企业则迎来“厚积薄发”的转折时机。

科技,早已成为比规模更难逾越的分水岭。

“金融科技在头部机构的定位,逐渐从‘支撑、改良’变成了‘引领、创造第二曲线’。”普华永道在近期披露的《中国金融科技调研2020》中指出,金融机构的科技建设主要呈现出三大转变:

一是,由单点应用建设向平台化、中台化建设转变。诸多头部金融机构已在数据中台、客户经营中台、信贷中台等细分领域进行了尝试并取得不俗的业务收益;

二是,由科技赋能的“业务改良”向科技引领的“模式变革”转变。金融科技(FinTech)某程度上成了科技金融(TechFin)。通过强大的科技力量打造金融服务开放平台,将产品、功能与服务进行集中管理与共享,结合各方资源优势形成跨界合作,打造以金融服务为核心的生态圈。

三是,由科技应用“硬实力”向企业组织文化“软实力”转变。数字化企业的特征是敏捷和创新,这意味着更快的执行速度、完全市场驱动需求及客户体验为导向。通过构建金融科技软实力,能改变业务与技术相互割裂的局面,建立产品制与部落制模式,实现业务与技术的超融合、实现科技投入的价值最大化。

这三大特点几乎与马上消费近年来的科技布局不谋而合。从全方位研发、全链条应用、全行业开放三大维度同时发力,马上消费在金融云基础上建设AI中台、大数据中台、业务中台三大中台系统,聚焦以“自营+开放平台+金融云”为核心的数字轻资产模式运营,朝着实现科技投入与产出的“帕累托最优”努力。

“当下金融行业处于轻资产轻结构的变革时期,在合理使用金融杠杆的前提下,如何更好地节约资本,这是整个金融行业应该共同思考的问题。”赵国庆认为,寻找科技驱动的新增长要保持有颗“创业”的心,这是比规模更难逾越的分水岭,也是企业更深的护城河。

—THE END—

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周观新金融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看全文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推荐阅读

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